江苏众象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众象新闻>>雕塑知识

「松间对话」精彩回放 | 城市雕塑更多的可能性

发布时间:2019-05-21 || 来自:众象雕塑 || 浏览次数:1288

2018年11月21日下午,松美术馆联合墙艺术举办了题为「中国的城市雕塑路在何方?——对奇葩城市雕塑的探讨与思考」的“松间对话”。此次对话邀请到了中央美院教授、设计学院的院长王中,以及艺术家陈文令,两位老师对城市雕塑之路进行了探讨,从城市雕塑、公共艺术一直延伸到它的文化属性和社会属性,对话不仅发人深思,深入浅出、风趣生动

640.webp.jpg

从左至右:墙艺术执行主编丁晓洁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艺术家陈文令


本期推送小编就与大家分享此次“松间对话”的精彩内容。


 

“不合时宜”的城市雕塑

   

王中:城市雕塑这个话题在今天的语境下谈,总感觉不合时宜。因为我们现在谈的城市雕塑是中国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如果把一个城市比作是,60%是“硬城市”,40%为“软城市”,“硬城市”就是它的功能、布局等。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硬城市”板块是的。比如中国很多一、二线城市机场,硬件设施基本超越欧美、西方。但还要看到剩余的40%,我把它称之为“软城市”,中国有几个城市的“软城市”做的比较好,如果再看塔尖上15%城市的灵魂,就是城市的心智、城市的艺术,这个差距就太大了。


城市雕塑从本意上是希望提升城市的美誉度,但整个思路我个人认为还停留在妆点城市。如何让艺术真正植入到城市基理,并让城市释放活力,给城市文化带来生长性,这才是今天重点讨论的话题。


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一种物化的构筑体出现在城市中间,今天中国很多城市雕塑更大的问题是跟这个城市没有关系,艺术性又不够。丹麦的“美人鱼”是城市雕塑,它代表的是丹麦、哥本哈根,不仅仅是因为雕塑本身,而是因为它是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中的主人公,背后有其文化性。

640.webp (1).jpg

丹麦美人鱼雕像


陈文令:王中老师是我在中央美术美院的导师,接着他刚刚讲到的“软城市”,城市雕塑这个词在今天确实不太合时宜,因为城市雕塑有点继承前苏联的说法。城市里面要有雕塑,今天的中国其实农村也需要雕塑。雕塑承载的范围在中国历史上,真得要让雕塑走向千山万水。


我做城市雕塑并不多。很长时间里,做雕塑需要一个甲方跟乙方。甲方就是权利跟资本的双重结合,艺术家的意志讲不过资本的意旨,我在20几年前到现在都是势单力薄。我偶尔做出几件摆在公共空间,以公共艺术作为城市艺术,这是对我的一种奖赏。

640.webp (2).jpg

陈文令《共同体》


像我这样类型的艺术家、雕塑家会越来越多,正如王中老师所说,在城市化进程中,要呈现给我们更具艺术灵魂的东西。一个人、一个城市、一个、一个民族,最后PK的是软实力。


之前谈到城市雕塑,我会觉得要做个20米、30米的巨大雕塑,但现在我会觉得或许并不需要那么大,而且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艺术家的机会。一次,我去台湾一个陶瓷街,远远看到墙上面有一只鸟似乎很骄傲的站在围墙上面。因为刚刚入冬不久,台湾刮起风来很刺骨。我想这个鸟这么有风骨,大家都跑了,这只鸟顶在那个地方,挺引起人注意的,离近一看是只雕刻的麻雀。这只麻雀的创作者可能不是雕塑家,或许就是哪家的老阿姨或者是谁家的小孩子,家里雕刻的写实麻雀太多,拿一只放在上面。这个事情给我印象很深,我觉得城市雕塑小到自己家园的门户,就可以有一个城市雕塑概念。


我觉得要有一种文化诉求,一种意识互动与评判,才能达到“软城市”的魅力。一个城市的魅力像洋葱一样,乍看不好看,等你走近看一层一层剥到它的心很耐看。就像一个人的思想、一个城市的灵魂,怎么阅读都阅读不尽的一种人文精神。

   


城市雕塑为什么没有贴近人心

 

王中:刚才文令先生说的实质是公共艺术,公共艺术没有太多的阐释,简单讲就是公共+大众+艺术。它就是一个唯公众所能审美的内容,某种意义上讲很多艺术家做公共艺术,并不是被公共的审美所带入,他要把他的艺术降低高度,影响更多的人。


今天中国面临的问题就是空间话语权的问题,福柯说,“空间的历史就是权利的历史”,这毫无疑问。国外一个的建筑师说:让我看到你的城市,我就能知道这个城市的居民文化诉求是什么?这句话在中国就没办法这样表述。中国是“让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知道你市长的审美什么样。”市长的审美可能决定着一个城市,这是很可怕的。


在整个体制无法健全的时候,是不是有别的路径呢?松美术馆所做的事情,就很重要,不要小看日常的公共审美教育。比如说台湾的公共艺术系统,专门有一项叫做小学生的窗口,它是一个项目。小学生从小从他们家,从窗户往外看,从教室往外看,看到什么样的景象,就决定着他未来的审美。

640 (1).gif

松美术馆《感同身受》展览现场  


我们说公共艺术提升城市审美、提升文化品质这些都很重要。公共艺术的深层价值是培养一个民族的审美,这种审美意义重大,不仅仅提高大众的素养,还包含创造力。今天是一个指数发展的时代,不管是人工智能、大数据、黑科技、生物技术、虚拟现实、4D打印,改变了人类所有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依然要说,如果科技和人文不能找到很好结合坐标点的话,人类未来是不会美好的。美国航空航天局在探讨人类未来去太空怎么生存的时候?开始请的全是艺术家,因为艺术家的想象力有可能会超越一个时间的局限性,这很重要。

       

陈文令:我这几年一直处于相对独立的状态,平时参加了不少相关的双年展、公共性艺术展,它没有太多规定要做什么。对于我们来讲,既然你请我在那里展览,我会考虑到在地性。在地性有一种历史的在地性,还有地貌、地沿的在地性,还有风土人情各方面的在地性。


艺术作品要有一种在地性的文化。在地性或者是社会性、公共性是一个公转系统,作为艺术家要有一种的排他性,个人的价值。以公性和个性并存,我觉得今天中国所有的城市包括农村,应该有更多这样类型的东西产生。


比如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在漫山遍野的稻田做出来的艺术一直重视在地性,厕所都是他们的展览空间。所以现在他们风生水起,基本上整个亚洲把他们作为大地之父。德国提出人人都是艺术家,现在是处处都是美术馆的时代。

640.webp (3).jpg

2018年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作品


在全世界所谓的大雕塑里,越大越冒险。做很大容易成为一个“耻辱的纪念碑”,凡是有才华、严肃、有理想的雕塑家,对大雕塑会非常的重视。


大型雕塑是需要经过千百年考验的作品,非常难做。看到大雕塑就会给人联想到一个城市,就像人的身体,如果一个城市只有身体没有眼睛,这显然不够平衡。例如到了纽约看到自由女神,自由女神其实就是一个眼球。再如悉尼歌剧院,巴黎的埃菲尔铁塔等,与其说它是一个建筑,不如说是雕塑。

   


让艺术“塑造”城市

 

王中:我近两年推出个主张,叫“60%的公共艺术”。简单解释是艺术家整体的策划是,实际完成是60%,另外40%一定要留给在地,留给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跟风雨、日月星辰发生的关系,产生的发酵共同作用,这是一个概念。这个里面的核心主张:在地性、互动性一定要。今天在谈城市雕塑,我认为“塑”不是名词,它应该是动词。换句话说应该让艺术“塑造”城市。


当我们看到西方好的作品,它是一个物化的载体。但我们不了解它背后的文化密码是什么。比如美术史告诉你杜尚拿一个“小便池”倒过来就是《泉》,用它开创了一个时代。你不知道它这个《泉》是要颠覆安格尔的古典主义审美,来确立现代主义,很多事情都是要这样解读。

640.webp (4).jpg杜尚《泉》


640.webp (5).jpg

安格尔《泉》


在国际公共艺术发达的,更多采用是公共艺术计划。有很多城市在网页公开征集公共艺术计划。全球艺术家都可以去投,不见得都是艺术家,可能一个文学家有想法都可以去投稿。比如西雅图有个社区征集公共艺术计划,一位艺术家做了一只猪,猪蹄印在地面几百米。因为在那个社区这只猪很有名,它在1985年美国西部举行动物比赛得。那头猪家喻户晓,原来也给那头猪塑过头像。它的着眼点是策划每年为猪过生日,带动的是一个文化艺术节。每年会有新的策划,有时候会把猪翻成很多模型,孩子、游人都可以去画,艺术家也可以去画,拉动了非常多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甚至能带来衍生品。比如这只猪的冰箱贴、钥匙链卖得很好。


公共艺术某种程度讲是当代文化的现象,最的公共艺术之一,克里斯托的《包裹帝国大厦》只维持了三周,为什么会有这么巨大的影响力呢?艺术家为了包裹帝国大厦,努力了24年,从1971年开始说服那个市长,直到1995年纪念两德统一。2008年,这名艺术家来中国,想为北京奥运助力,用布把天安门包起来,当然并未实现。

640.webp (6).jpg

克里斯托《包裹帝国大厦》


所谓的公共艺术,如果所有人都认为它是对公共妥协的艺术,就是对公共艺术的无知。公共艺术就是一种策略,更深层的它要颠覆大众的价值观,它要引导大众向更高的文化去走,才有价值。中国的城市雕塑我觉得它处于很悲哀的状态,不但不能引领,还成为一个城市的垃圾。一部电影没有拍好,三个月以后电影博物馆封起来了。一件公共雕塑没做好,孩子每天看着它,真得是很难受。公共艺术不在于作品本身,在于作品背后是否有文化生长性,是否跟人之间产生发酵反应,这才是价值所在。


这些年我一直在推动关于公共艺术法规的建设,在发达它是一个强制执行的法律。像日本包括很多城市叫景观管理委员会,对一个街区的规划细到建筑的高度、建筑的色彩、采用什么材料、哪个地是艺术,艺术的更佳驻足点在哪儿,整个系统规划出来以后,谁都不能变。所以它的城市符合审美、符合文化。公共艺术委员会通常9-11人,一般有2位是人大代表。

   


上一条:城市雕塑“进化论” -无锡众象雕塑下一条:纽约“终结之始”雕塑展

或者利用以下方式联系众象雕塑咨询

0510-82031984  159-6170-5864(刘总)  137-7112-6605(韩总)


版权归江苏众象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所有 备案号: 苏ICP备14049276号-1

扫一扫加微信,免费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