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众象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众象新闻>>雕塑知识

城市雕塑“进化论” -无锡众象雕塑

发布时间:2019-05-10 || 来自:众象雕塑 || 浏览次数:1368

城市雕塑“进化论”   -无锡众象雕塑

1900年,弗吉尼亚号即将靠近纽约港之时,一位睡眼蒙胧的游客透过大雾看见了若隐若现的自由女神像,他欣喜地喊道:“America!”顿时整个轮船上的目光都投向了海雾中的自由女神。自由女神即是海上钢琴师1900永远无法抵达的另一个世界,亦是彼时之世人对美国梦的缩影。与其说是金钱、华尔街、好莱坞吸引了异乡人,还不如说是自由女神。她右手拿着足以照亮海岸的火炬,左手捧着刻有“1776年7月4日”的法律典籍,脚下踩踏着打碎的脚镣与锁链,邮轮上的芸芸众生无不为自由女神欢呼,无不为这座崇尚自由的城市迷狂。


一尊动人的城市雕塑既是一座城散发出来的精神气质,亦是当地人寻古问今的历史坐标。从古希腊、罗马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市几乎都保留有先人所创的城市雕塑,城市经历繁华、战争、工业革命、现代化、全球化早已面目全非,但古老的城市雕塑却历久弥新。可见,城市专注于“进步”,而城市雕塑却提醒世人回到最初的地方。




从《雅典娜守护女神像》到《马克.奥利略骑马像》城市雕塑之兴起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两千年前,古希腊人逐渐将“神”这一象征文化融入了理性思维的“爱”与“美”。古希腊雕塑家菲迪亚斯所创作的《雅典娜守护女神像》其灵感便来源于希腊神话中的帕拉斯?雅典娜。雅典娜传说是宙斯与聪慧女神墨提斯所生,她将手工艺传授给了女性,使女性在男权社会逐渐有了地位,她亦将造船之术赐予了希腊人民,由此开启了希腊对世界的探索之旅。在特洛伊战争中还是雅典娜战胜了魔王阿瑞斯赢来了和平。菲迪亚斯所创的雕像便被置于希腊卫城的中央,其高度达11米,雅典娜手持长矛与盾,头戴神冠,身着希腊式连衣长裙,护胸和甲胄上装饰有蛇形饰边和人头像。她目光凝视前方,充溢着女性的温柔与坚毅。菲迪亚斯不仅赋予了雕像纯洁与理性,也表达了人之于个体的美感。这尊雕像亦超乎其作者的想象,不再只是波斯战争胜利的纪念品,它已在民众心中升华为希腊人的精神支柱。对此,希腊史学家普鲁塔克在著作《伯里克利传》中由衷地赞叹了古希腊的城市雕塑:“她们虽做成于短暂的时间,却具有永恒的生命,他们的美丽和优雅,甚至在刚完成的瞬间,已像是悠久历史的纪念。”


如果说古希腊之城市雕塑的贡献是将众神“伦理化”,那么古罗马时期的城市雕塑便是基于古希腊之雕塑精粹上“去神化”、“人性化”。留存至今的古罗马时期城市雕塑《马克?奥利略骑马像》即是典范。这尊铜像展示了古罗马皇帝马克?奥利略身着戎装的个体形象,其表情既有军事的坚强和豪迈,亦有哲人式的颓废与消极。其艺术思想旨在写实,雕像与实物的差异微乎其微。与古希腊时期的《雅典娜守护女神像》相比,这尊雕像已经完全退去神性,回归到世俗的人性。城市雕塑也完成了从“英雄时代”的神话雕塑到“人的时代”的寓言雕塑的转变。作为这两个时代中间地带的先觉者亚里士多德通过其著作《过失说》中即表达,人类文明是一个传承的文明,人类的符号也是一套继承的符号。一个新的时代总有一套与之匹配的新的符号,但这套新符号不是在一夜之间建成,而是对旧符号的继承、扬弃,或创造性转换、创造性重释。一旦离开旧符号,世界将变成黑夜,造成文明的断层。现在《马克?奥利略骑马像》几乎成为世界各地城市雕像的范本。除却向先贤致敬的成份,后来者可能会更希望在“进步”思潮的城市化浪潮下将人之还原为人,人思想的净化才是迷人时代的先决条件吧。


▍▍从“高大全”到“市场宠物”


归于本土,吾国之城市雕塑亦经历了颇为曲折的“神时代”到“人时代”的转变。且不论古,就过往几十年间,即有从“高大全”新神话到“市场宠物”新寓言的转变。这个转变不以文化领域、社会领域的突破为节点,却被各领域指向了同一个时间点:1978年。


新中国之初的五六十年代,革命之风犹存,举国上下在红色政治的领导下对法国大革命的古典写实主义艺术疯狂效仿之,然而人结实的身体、健康向上的姿态却日渐成为了美学的专制。即只允许表现人物斗志昂扬、笑逐颜开的表情和精神状况,不允许表现哲人式的颓废、感伤、忧郁或灰色情绪等所谓小资情调。且政治人物也蔚然成为了艺术语言的核心。彼时之写实主义违背“开放性”、“独立性”的视角,将其人物“歌颂化”、“神化”,留下的城市雕塑实物、影像皆可看到“高大全”的新神话主义。新神话主义雕塑还将“人”变成了千篇一律的“人民”,个体的声音被集体所覆灭,城市雕塑之价值便是履行政治任务。


至1978年,市场化的中国不再规避西方艺术的个体解放、思想自由。80年代便兴起了文艺的“康复运动”,被示为“现代雕塑起源”的成都市,从1983年到1989年间,共建了城市雕塑52座;到2000年,成都已建成148座雕塑。且城市雕塑的创作权流布到了民营企业的囊中,城市雕塑不再是主旋律的一言堂,应市场需求逐步呈现出多元之态势。


到90年代,中国重新走向了强国之路。城市雕塑的艺术亦被称之为“前卫艺术”,然而其“前卫”之意并不是艺术家基于整个世界格局的创新,而是当中有了一个信息的时间差。比如国外最新的一个艺术样式被国内一小部分艺术家知道后,进行粗浅的修改或仿制,形成“半模仿半改造”的艺术语言。这在国外是过时的,在我国却成了前卫。一众艺术家就仰仗国际前卫艺术样式引进的时间差,成为中国的“前卫艺术”。此种格局直到网络的普及后的近几年才逐渐失效。


结束了东施效颦的尴尬境地后,我国的城市雕塑迎来了产业化的高速发展期。据《中国建设报》报道,2001年的1份“粗略统计”显示,全国城市雕塑总数已达2万座。据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公布的数据,2004年北京共有1836座城市雕塑,到2012年增至2505座。深圳2012年的统计数据是建成543个城市雕塑点。亦有媒体估计,我国的城市雕塑,现正以每年1万座的速度递增。若拿当下中国的雕刻工程与意大利雕刻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创世纪》相较之,可谓小巫见大巫。然而,米开朗基罗用四年时间打造的作品《创世纪》,数百年来都是世人朝拜的杰作。而我国的城市雕塑能有几座可与之比较?产业化后的城市雕塑不再是艺术范畴内的作品,它所呈现出来的现代性、个性旨在迎合市场的胃口而非有深刻的思考与独特的创新。


城市雕塑于今日所面临的问题甚多,比如,当代艺术的形式大部分是无技巧艺术,似乎一夜之间老中青艺术家、学校刚毕业的大学生甚至从别的行业转到艺术圈的新艺术家、刚踏入艺术圈几个月的偶像明星,也知道怎么做当代艺术。比如,商家与政府合作,旨在圈钱与政绩,艺术家心领神会其高效与华而不实的模式便失去了创作的动力。而美国史学家斯塔里夫?阿诺斯在《全球分裂》中即将种种问题放在了时代的背景上做出了有力的抨击:“这次工业革命更大的贡献者无疑是美国,制造可以互换的标准零部件,以及用最少的劳动力通过盛传流水线将其装配完成是它的独特发明。”且不论罪魁祸首,资本主义浪潮下的消费文化已无法阻挡的态势正迅速地溶解掉了艺术的“先锋性”与“经典性”。


工业替代了手工业,科技取代了人文成为时代的中心。然而日渐庞大的城市还会再迎来弗吉尼亚号上的欢呼雀跃声吗?我们还能看到如《雅典娜守护女神像》、《马克?奥利略骑马像》这样流传千古的城市雕塑吗?


城市雕塑纵然不能再成为时代的精神象征,但它始终应该是城市为众生付出的感性建设吧。

























或者利用以下方式联系众象雕塑咨询

0510-82031984  159-6170-5864(刘总)  137-7112-6605(韩总)


版权归江苏众象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所有 备案号: 苏ICP备14049276号-1

扫一扫加微信,免费报价